一片叶子
富了一方百姓
当前位置:白茶阁 » 中国白茶 » 与白茶相伴一生的老伯

与白茶相伴一生的老伯

白茶资讯: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在福鼎白茶第一村,这里的人们世代与茶为伴,谦逊随和,有着白茶一样纯净善良的品性。在白茶村,我们就遇见这么一位老伯,他精神矍铄,开朗乐观,让你不得不喜欢他,喜欢上这样一个白茶滋养出的村庄。

与白茶相伴一生的老伯

那是一个春日午后,我和老公孩子来到柏柳村,我们是循着茶香来的。一位老伯,戴着鸭舌帽,正在院子里的竹匾上铺晒新茶,看见我们,他笑着对我们说:“请进屋坐坐,等我把地上的银针铺晒完,请你们喝茶。”

 

对于一个外乡而来的人,老伯如此热情。我和老公都非常高兴,我们进屋坐在椅子上,看着忙碌而快乐的老伯,一进一出忙活着。

 

屋门口,是他的老伴,坐在门槛边剥茶针,看见我们,也微微笑着。

屋内的地上铺着一张很大的透明塑料纸,里面有一大堆新剥好的银针,表面裹着银白色绒毛,鲜绿饱满,煞是好看。老伯抓一把放我鼻尖,让我闻闻,真香。老伯说,这是玉兰花香,最好的银针就是这种香味,这不是一般的银针,是荒茶,荒的年份愈久香味愈浓郁。荒茶也称野茶,无肥无虫无农药,是天然有机茶,它们自生而不自灭,老伯一边忙一边说。

 

我原以为荒茶是长在路边或田边的一、两株茶树,老伯说,不是的,荒茶也是在茶园里,只是有的人常年外出打工,荒废在山上,无人打理,他们把它采摘下来。

 

老伯晒完茶,就从茶桌上拿出陈年的白牡丹冲泡给我们喝。他很详细地跟我们说起他自制茶叶的过程。他们每天早上五六点去茶园采摘茶叶,十点多回来,在茶叶变软之前就开始剥茶针,剥完便拿到阳光下晒。晒到九成干,再渥堆三天左右,接着用木炭焙,焙干后就装箱。他们自家有专门的焙筐和焙械,老伯还特意带我们到他家的储存室看了焙筐和焙械,是很大的一个镂空圆筐和一个相应规格的扁圆竹匾,中间稍凸些,操作时往焙筐里放上木炭烧,焙匾上放茶叶。

 

老伯还告诉我们,茶一年有三季,春茶夏茶和秋茶,属春茶最好,春茶是第一季,也称头茶,受肥时间长,受料足,茶叶质量最好,喝起来有点甜。白露这个节气的茶也是很好的,只是比春茶会稍逊一些。

 

老伯做茶有七十年了,他说他像我儿子这么大时就跟着他的爸妈采茶制茶了,23岁时在茶场当厂长,当时是连队,每个人分派任务,分别去各个村把茶收回来,但是这个茶厂因为当时的形式问题一年后就散了,之后就各做各的茶了。老伯自己也有一个茶厂,儿子在经营,他还带我们去他的厂房看了一下,是新盖的厂房,里面有几个工作人员把茶叶用大的麻袋装起来,他说这是拿到他的小儿子的厂里压茶饼。

 

老伯现在已79岁,他很风趣地对我12岁的儿子说:“我现在可是比你还小呢,我才七点九岁呢?”老伯一脸的朝气,真看不出他是近80岁的人了。

 

时间已近傍晚,太阳依旧很暖。一条小溪静静流淌着,小溪的一边是老屋,很多房间空着,基本没人住,小溪的另一边,有一条水泥路,路两边都是新盖的楼房。在很多老房子里,门口或大厅都横着木桩,刚开始觉得纳闷,后来老伯说,这些木桩是用来放竹匾的,下雨天的时候用来铺晒茶叶。

 

村庄里,到处弥漫着白茶的香气。从未离开过村庄,与白茶相伴一生的老伯,自然拥有白茶的气息。村庄浇灌的是白茶的灵魂,而白茶的灵魂滋养着世代像老伯这样土生土长的茶人。

 

 

白茶阁:白茶阁 » 与白茶相伴一生的老伯

分享到:更多 ()

亲,你好(*^◎^*)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白茶阁

寻求改版/合作博主简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