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片叶子
富了一方百姓
当前位置:白茶阁 » 白茶周边 » 当洞庭碧螺春遇见茉莉花

当洞庭碧螺春遇见茉莉花

走过平江路,走过卫道观前,闻到一阵熟悉的花香。是茉莉花!小巷里有提篮老太在卖花,卖的是茉莉和白兰,爱美的姑娘买了茉莉手串戴腕上,买了白兰挂胸前。碧螺春茶的功效与作用。

  茉莉本是南方花,江南有阴冷的冬季,并不适合茉莉生长,但苏州人爱茉莉,早在东晋已传入,在宋代,苏州已成为江南种植茉莉最盛的地方。那时,吴城大家小户妇女,多喜簪茉莉,形成一种风俗,谓之“鬓边香”,船娘们则一日不可无此物,有诗为证:“晓起买花簪满鬓,粉妆玉琢坐船头”。

  我记事时,去虎丘的马路两侧全是“三花”,三花是指茉莉、玳玳、白兰。种在钵头里、矮个的,是茉莉;个稍高、盆稍大的,是玳玳;而树高过人、种在大缸里的,便是白兰花。这三种花原产南国,喜热畏寒,花农就在路边搭起一间一间的玻璃顶暖房,入冬,“三花”全部要进暖房过冬,苏州偶尔下雪,雪化时最冷,气温下降到零下四五摄氏度,花农还要在暖房里燃起炭基以升温!我喜欢茉莉,熟悉那清新的芳香。但眼下我在卫道观前闻到的花香是那样的浓烈,似乎还不是鲜茉莉的花香。那是什么呢?

当碧螺春遇见茉莉花

  我想起来了,那是瘖制茉莉花茶的芬芳。

  我年轻时,曾在报社实习,采访过瘖花茶。夏日的傍晚,走进茶厂大车间,水泥地上有几条“彩带”,中间是碧绿的茶叶,两边是雪白的茉莉,那茉莉花蕾宛如一颗颗饱满的珍珠,几个茶工正在用竹簸箕摆弄花儿,一会儿堆起,一会儿又拉平,这是在催花。半个小时间,那雪浪似的花蕾就膨胀起来,变得硕大、肥厚,茉莉开始放香。这时候茶工的节奏在加快,一转眼,车间中央已支起一架长竹匾,其实是个筛子,要对茉莉进行“体检”!经过一番颠筛,那些先天不足的僵花、碎花便统统被“刷”了,而大部分合格花,便一头栽进茶叶怀抱。花与茶第一次亲密接触了。“通花”了!茶工们操着长铁耙,将花和茶充分地拌和,目的是让茶叶更多地吸收茉莉的芳香。催花、通花,整整花了四个小时。

  “起花!”一声令下,茶工们迅速地将已基本失去花香的茉莉取出,茶叶进入烘焙阶段。经过窨制的茶叶,在吸收了充足芳香的同时,也汲取了一定水分,所谓烘焙,就是用鼓风机吹热风,将茶叶烘干。窨花茶还没有结束。经过烘焙的花茶,茶叶内部吸进了花香,而表面的香气已被鼓风机的热风吹散了,因此,还得再用一部分鲜茉莉,再掺和一次,让茶叶表面再吸附一点花香,这叫提花。经过提花的茉莉花茶鲜灵度才高,香气才能经久不散。

  至此,茉莉花茶一窨便全部完成了。

  是啊,我在礼耕堂门前闻到的分明就是瘖花茶的芳香!茶引花香,花添茶味。苏州人瘖花茶是从宋朝开始的,宋代苏州人对茉莉花爱到看不够、闻不够,想把这朵花、这抹香刻进骨子里、融进血脉中,于是,茉莉花和茶在千年之前就有了第一次交融。沧浪亭是宋朝的好日子,宋代的苏州人,极致之美便是在沧浪亭里品一盏茉莉花茶。经历“催花——通花——起花——烘焙——提花”五个步骤,还只是完成了一次瘖花过程,俗称“一瘖”,而称之为“一级花茶”的当为三瘖茶,也就是说“五步骤”要反复进行三次。有品质的茉莉花茶,每一颗碧螺春茶芽中,都饱浸进茉莉的花香。

  我已多年没有喝到茉莉花茶,近年有点赶时髦,除了春季还喝碧螺春外,其余时间大多喝铁观音和普洱茶了,也不清楚苏州是否有茉莉花茶。这一阵阵瘖花茶的香气,勾起了我对茉莉花茶的思念,我寻着芳香走入了礼耕堂,这里曾经是平江路著名的“贵潘”之家,如今成了一家综合性商业实体,有书店、画廊、茶楼、工艺品专卖店等,在这里出售的各种自制商品中,就有一款“茉莉花茶”,眼下正是茉莉花盛开时节,他们聘请的瘖茶师傅正在用古法精心瘖制着花茶。所谓古法,就是烘焙采用炭基,用微弱的文火将茉莉花茶烘干。我为苏州恢复瘖花茶而欣喜,期待“苏州制造”、“苏州创造”更加丰富。

 

 

白茶阁:白茶阁 » 当洞庭碧螺春遇见茉莉花

分享到:更多 ()

亲,你好(*^◎^*)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白茶阁

寻求改版/合作博主简介